更多
更多
更多
更多
更多
网站标志
自定内容
更多
汉中时间
自定内容
更多
汉中翼传媒网由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,2015年8月28日正式上线。本网立足汉中,放眼全国,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生活资讯,弘扬优秀文化,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方便好用的电子平台。        广告招商:汉中翼传媒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、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,网站运营前三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,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、了解、优选,洽谈广告合作业务!详请请点击了解        征稿启事:汉中翼传媒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,举凡市内各种新闻(特别是突发事件、热点事件、重点案例、社会新闻、深度报道等)、山水游记、诗歌、散文随笔、心情文字、言论杂谈、小说(长篇连载)、人物传记、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、书画作品电子版等,皆所欢迎。来稿一经采用,将有薄酬,详情请点击了解       新刊上线:《同城生活》DM总第030期于2018年6月20日出刊,索要本期杂志请致电:0916-2858738
文章评论
更多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更多
 
广告位
更多

文章正文
琼瑶81岁:我错了 我错了 我错了
作者:佚名    发布于:2019-05-26 14:35:5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琼瑶81岁:我错了 我错了 我错了

电视剧《一帘幽梦》中,姐姐绿萍在肢体残缺后颓丧不已,妹妹紫菱只站在一旁低声啜泣,而她的男友振振有词地怒吼:那个时候你不过是失去了一条腿,可紫菱也失去了半条命和她的爱情!
这些台词如今看来已被视作“价值观扭曲”。往日的言情教母琼瑶摇身一变,成了“不合时宜、三观不正”的代言人。殊不知,剧中的依萍是她,紫菱是她,她不过以手记她心。
一个“爱”字横亘此生的琼瑶已经81岁了。直至如今,她每天仍守在缠绵病榻的丈夫身边反复问:
你好不好?你有没有不舒服?还有……你还爱不爱我?

不及格少女

琼瑶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以写书的方式让生活剧变。
她出生于1938年,本名陈喆,笔名出于《诗经·卫风·木瓜》中的一句: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
意为,两人如若相爱,有人向她示好,她不吝啬于用更珍贵之物来回报。琼瑶出生的时候,正是时局动荡时刻,她自小跟着父母从家乡湖南一路逃难到川渝。期间两个弟弟走丢,父母甚至想要和她一起跳河自尽。
好不容易离开大陆,到了台湾,一家人堪堪安稳。琼瑶的父亲陈致平是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,母亲也同样是国文教师,祖上更是出过宣统皇帝之师、交通银行行长……
就连比她更小的弟妹也成绩优秀,琼瑶觉得被“自卑感”裹挟。无疑,琼瑶是有天分的,九岁便发表第一篇小说《可怜的小青》,之后的几十年中从未间断。用她的话来说:还不懂爱情是什么时的年纪,已经开始写爱情小说了。
然而她的学习成绩尤其是数学却是一塌糊涂。
在此境况之下,纵使她在一个饱足且极尽受宠的环境中长大,琼瑶仍是觉得自己“一无是处”,一股淡淡的“自卑感”萦绕着她。长至少女时期,琼瑶总会做一个梦,梦里人人都在指责嘲笑她:陈致平的女儿居然考不上大学。
每每被梦惊醒,琼瑶总能吓出一身冷汗。
某日,少女琼瑶惴惴不安地拿着份20分的数学考卷返家,老师再三叮嘱家长务必“严加督导”。琼瑶一步作两步地想尽办法拖延时间,家门也已在眼前。刚一进门,她见妹妹倚在玄关痛哭,父母只在一旁低声劝慰。
琼瑶心中一惊:“妹妹这是怎么了?”
父母不停劝慰妹妹,好不容易寻个空隙抬眼瞧她:“你妹妹实在太要强,这次考试只考了98分,没到满分。”书包里还装着20分考卷的琼瑶当即“目瞪口呆”。
在羞愧与窘迫交织下,她默默回到房间给母亲写离别信,她在离别信中写道:
“亲爱的母亲,我抱歉来到了这个世界,不能带给你骄傲,只能带给你烦恼。但是,我却无力改善我自己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!所以,母亲,让这个不够好的我,从此消失吧!”
刚写完信,琼瑶找到母亲的安眠药,心下一横,囫囵吞个满瓶。后来再睁眼时,一旁是满脸疲惫的母亲,握着她的手一直哽咽。从命悬一线中被救回,回到学校中琼瑶仍怏怏不乐,认为苦涩的日子尚未结束,伤春悲秋的模样被同窗调侃为“林黛玉”。
此时,晦暗的生活仿佛迎来一束微弱的光芒。她遇见了自己的初恋——国文老师蒋仁,蒋仁比她年长整二十五岁,自卑与心中对浪漫爱情的向往裹挟着人加速成长,琼瑶相较同龄女孩更为早熟。
蒋仁曾有过一段婚姻,然而妻子早已去世。他风度翩翩带着成熟男人的特有魅力,遑论国文老师满腹诗书的儒雅气质。
于她,老师有着超乎同龄人的致命吸引;于他,少女青涩面容与早熟灵魂的反差也令人无法抵挡。情意来势汹涌,将两人几近淹没。纵使将这段感情再小心遮掩,纸包不住火,琼瑶走在学校中,仍能感受到同学们投射到她身上的暧昧目光。
多重压力与挣扎下,国文老师在醉酒之后,与她定下四年之约:如若四年后琼瑶大学毕业,二人仍有情意,彼时,任何事物也无法阻挡。
如同琼瑶的作品那般,老师情绪激昂请求着她:为我考上大学,为我不要变心!
琼瑶含泪。
多数恋情都由眉目传情起,转至亲密旖旎四目相应,然收梢又常不随人愿。跨越世俗与伦理的爱情尤为如此。
琼瑶学业不佳,两次落榜。这段恋情反而被琼瑶的母亲发现,似乎一切有了根源般,母亲勃然大怒地闹到学校,不出人所料,国文老师被解聘后离开台北。
琼瑶如至冰窟。她将幽怨寄托于写作中,写出《窗外》这本书,投给皇冠出版社,社长平鑫涛眼光毒辣,不停加印,红极一时。
书中,女主角江雁容文采出众、却数理不佳,又遇上偏心的父母而整日苦闷,生活中感受不到一丝温暖。这时,她对年长20岁的国文老师渐生情愫……最终,国文老师被学校开除不得已远走他乡。
女学生江雁容意在何人不言而喻。

沉溺于情

“你一定要考上大学!”
很长一段时间,琼瑶的耳边都不停回放着这句话,有时源自面容忧愁的母亲,有时源自围绕她身边的年轻男孩,对于前途的茫然与身边人给予的压力让琼瑶觉得自己快要无法负荷。
有些女人,愿做与爱人并列的木棉树;有些女人,却甘于做依附于爱情的菟丝花。在接受采访或者自传中试图剖析自己时,琼瑶总把自己往娇弱的方向引,然而面对人生选择时,她却并非如此,纵使父母家人激烈反对,她决意全心写作。
琼瑶将满腔怨怒不安投射于写作上,昔日恋人只留在心底成为难以消磨的伤痕。
此时,琼瑶父亲的学生马森庆恰好上门拜访,两人都醉心于写作,且马森庆与围绕在她身边的男孩子不同,他告诉琼瑶:如果你志在写作,读不读大学都一样。
不知是否这句话戳中了琼瑶,虽然马森庆穷得“只有一件西装,裤子都磨破了”,她仍愿意与他交往。旁人阻碍不必赘述,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桩婚事门不当户不对,琼瑶却决定与他共赴婚姻殿堂。
她的爱情早已随着国文老师出走而告罄。而这次婚姻,她用于装载平静。
古人云:“贫贱夫妻百事衰”。随着琼瑶声名鹊起,马森庆却如同往常一般作品无人问津,琼瑶把自己收到的邀约信拿给马森庆,对方向来瞧不上,直说没深度。
《窗外》一再加印,被改编成电影后,马森庆更是觉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妻子芳心暗投他人,于是整日喝酒、赌钱、夜不归宿。夹杂在其中的琼瑶痛苦不已。然而,纵使期间怀孕生子,她也从未停笔,一个月内接连写出两部风格完全不同的小说连载。
只在书中,琼瑶对自己的心声剖白一二:
“你的毛病就是太爱幻想,别把你的丈夫硬要塑成你幻想中的人。想想看,他不是你的幻想,他是他自己,有他独立的思想和个性,不要勉强他成为你想象中的人,那么,你就不会苛求了!”
他们因共同兴趣而结合,也因这共同兴趣而分手。离婚时,母亲也告诉她:一个坏鸡蛋,你咬了一口知道是坏的,还要把它吃完吗?
此时,恰好她与皇冠出版社社长平鑫涛的合作逐渐亲密,平鑫涛家中已有妻儿,创业基金都出自妻子家庭。平鑫涛看似很为难,告诉她,只待家中幼子长至十五岁便会离婚。
“第三者”的标签常年置于琼瑶身上。
原配林婉珍直至耄耋之年,仍然意难平,撰书细数当年种种。书里,琼瑶刻意搬到平宅附近,与平鑫涛电话里打情骂俏,还穿着锦缎上衣跑来问平鑫涛是否好看,书里的琼瑶摇曳生姿也面目可憎。
林婉珍总结为,前夫平鑫涛将琼瑶看作脆弱易碎的骨瓷,将自己看作耐用的搪瓷盘子。
当年,在重重压力下,琼瑶曾选择绝意斩断情丝,坊间传闻,平鑫涛因此想要殉情。真伪难辨,可多年来,平鑫涛一直小心翼翼地在她房间中放满鲜花,并只在她离开时换去,只为不让她看到鲜花凋零的模样,小心翼翼珍待着琼瑶对浪漫的所有情思遐想。
琼瑶虽意满于此,却也心下透彻,称平鑫涛对她实是“用尽心机”。当爱情已经置于万事之首,她已无余力注重普世看法:
“鑫涛这人,和我的个性大不相同。我是一个标准的“梦想家”,整天生活在“云里雾里”……鑫涛,他是个标准的“实行家”。他也有很多的梦想,他会把这些梦想一个个去实现!他很努力的工作,用很多心思去计划如何突破,如何改善。”
从当初那个小小的皇冠出版社扭亏为盈,到后来声势壮大的皇冠文化集团,与琼瑶的作品不无关系,阴谋论者认为平鑫涛着实离不开她。

饱受质疑

琼瑶大火的台湾80年代,台湾一跃成为“亚洲四小龙”,电视机也逐渐走入千家万户,很多电视娱乐节目应运而生,因此有了“黄金八点档”。
刚绕过小情小爱被视作资产阶级的做派,人人还穿灰色制服的年代,突然吹入一阵情意缱绻的春风,硬是在层层严肃文化包围下挣得一席之地。遑论琼瑶剧中的女演员大抵面如白玉,眼含秋水。

来源:十点人物志

浏览 (60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佚名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更多

更多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
更多

更多
自定内容
更多
数据统计:
更多
 
自定内容
更多

汉中翼传媒网        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:18002583号-1 电话:0916-2858738 传真:0916-8106668 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