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更多
更多
更多
更多
网站标志
自定内容
更多
汉中时间
自定内容
更多
汉中翼传媒网由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,2015年8月28日正式上线。本网立足汉中,放眼全国,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生活资讯,弘扬优秀文化,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方便好用的电子平台。        广告招商:汉中翼传媒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、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,网站运营前三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,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、了解、优选,洽谈广告合作业务!详请请点击了解        征稿启事:汉中翼传媒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,举凡市内各种新闻(特别是突发事件、热点事件、重点案例、社会新闻、深度报道等)、山水游记、诗歌、散文随笔、心情文字、言论杂谈、小说(长篇连载)、人物传记、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、书画作品电子版等,皆所欢迎。来稿一经采用,将有薄酬,详情请点击了解       新刊上线:《同城生活》DM总第030期于2018年6月20日出刊,索要本期杂志请致电:0916-2858738
文章评论
更多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更多
 
广告位
更多

文章正文
共享经济退潮:“自行车第一镇”王庆坨镇像鬼城
作者:佚名    发布于:2019-05-26 14:43:3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共享经济退潮:“自行车第一镇”王庆坨镇像鬼城

共享经济中最为典型的是共享单车,不过从2015年共享单车慢慢兴起,到了2019年,已有几十家共享单车倒闭。“自行车第一镇”天津王庆坨镇萧条的场景和关闭的工厂,从侧面反映了共享经济的衰落。

ofo小黄车或气数已尽

《纽约时报》报导, 王庆坨镇里的上海凤凰自行车厂员工高云天表示,共享单车业在短短3年间兴起,于2017年的全盛时期,该自行车厂的日产量达一万量,而大多数为共享单车巨企ofo小黄车的订单。不过,到2017年尾,ofo小黄车的资金周转开始出现问题,给单车厂的付款越来越少,后来甚至要求赊账。自此,该单车厂再没接ofo小黄车的订单。
在一家自行车厂任职于销售部门管理层的樊端是2014年搬到王庆坨来的,他所在的雷格萨斯自行车厂从2016年初开始为ofo生产自行车。但ofo小黄车后来提出更多的要求,“要赊账我们就没有再做了。”樊端说。
而目前,ofo小黄车面临上千万用户集体退押金,而且创始人戴威被列为了失信人,被限制坐飞机和高铁,欠上海凤凰自行车厂逾4,700万元人民币。

王庆坨镇看起来像鬼城

2017年,王庆坨镇单车出现产量过剩问题。一些初创企业已无力为它们的订单付款。大陆第三大共享单车公司小蓝单车在2017年11月宣布破产。
据从事自行车烤漆生意的叶荣清说,王庆坨的许多工厂被迫以大打折扣的价格出售自行车,这就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。
自行车供应商试图出售没人要的自行车订货,不过,由于自行车通常是按某个公司的设计专门制造,所以买家有限。“一句话:把自行车厂家给害惨了。”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说。
《纽约时报》说,王庆坨的一些地方如今看起来像鬼城。许多单车工厂的大门紧锁,门上曾经展示工厂名字和经营范围的标志已被取了下来。在从前许多自行车工厂经营过商店的那条街上,店面都是空的。而在镇上的一块空地中,上百架生銹的五颜六色单车更排在地上。
王庆坨镇在兴盛的时候,一零配件厂的老板杨德胜(化名)曾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表示:“王庆坨镇被誉为共享单车第一镇,到处都是零配件生产厂,包括铝厂、辐条厂、车架厂,还有泥板和车把配件厂等。这些工厂相互合作,彼此依存,形成了一个闭环的自行车制造业生态圈。任何一个配件,在王庆坨镇都能找到。”
如今的王庆坨镇有的只是关门的工厂、正在离开的工人、以及多余的自行车。

共享模式无异于“经济白痴”

外界质疑共享经济到底是共享,还是吸金的庞氏骗局。
北京大学教授杰弗里·汤森曾对德国之声表示,摩拜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无异于“经济白痴”。“每辆车买来250欧元,每天必须使用5次,才能在一年里拿回本金。而摩拜单车的顾客平均四天才借一次车。每小时12欧分的价格太便宜。”此外,摩拜单车还面临来自其它公司的激烈竞争。#

浏览 (76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佚名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更多

更多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
更多

更多
自定内容
更多
数据统计:
更多
 
自定内容
更多

汉中翼传媒网        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:18002583号-1 电话:0916-2858738 传真:0916-8106668 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