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
更多
更多
更多
更多
网站标志
自定内容
更多
汉中时间
自定内容
更多
汉中翼传媒网由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,2015年8月28日正式上线。本网立足汉中,放眼全国,旨在为社会各界提供生活资讯,弘扬优秀文化,为汉中人提高生活品质及商务活动搭建一个方便好用的电子平台。        广告招商:汉中翼传媒网首页和内文页面备有各种规格、各种不同效果的广告位,网站运营前三年内一律按3折优惠,欢迎各广告客户考察、了解、优选,洽谈广告合作业务!详请请点击了解        征稿启事:汉中翼传媒网面向市内外网络写手常年征稿,举凡市内各种新闻(特别是突发事件、热点事件、重点案例、社会新闻、深度报道等)、山水游记、诗歌、散文随笔、心情文字、言论杂谈、小说(长篇连载)、人物传记、各种各样的精美图片、书画作品电子版等,皆所欢迎。来稿一经采用,将有薄酬,详情请点击了解       新刊上线:《同城生活》DM总第030期于2018年6月20日出刊,索要本期杂志请致电:0916-2858738
文章评论
更多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更多
 
广告位
更多

文章正文
尔冬升:其实你我都是路人甲
作者:张嘉    发布于:2015-07-03 10:10:4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初闻尔冬升在导演一部关于“路人甲”的电影时,朋友们的“下巴”快掉了。梁朝伟说,“最令我感到好奇的,其实不是他为什么要去拍路人甲,而是他要怎么拍。这个一出道就当男主角,才貌双全又很任性的大个子,他从来都没做过路人甲,他要怎么去拍出路人甲的人生?”

《无间道》导演刘伟强则很“愤然”地回忆起自己的“邵氏往事”:“那时我还是场工,尔导已经是大明星,风生水起的样子让当时处于底层的我非常不爽,他是男主角,女朋友又漂亮,还有一辆特别帅的摩托车。我那时每天扛着镜头箱爬山坡,结果他骑着摩托车从我们身边飙过去,还玩漂移,还特意回头看看我们,那副气势,我真的好几次想揍他。”

没错,尔冬升是位名副其实的“星二代”,父亲尔光是香港电影制片人及导演,母亲红薇是演员,两个哥哥是秦沛和姜大卫,家族中有二十多人从事电影相关工作。尔冬升4岁开始登台,10岁开始演男主角,与美女余安安、张曼玉的爱情是坊间热衷的八卦,做演员时是大明星,做导演时又是大导演,在香港演艺圈活得如鱼得水,让无数人羡慕的“小宝”,怎么会想到,到横店来拍一部关于“横漂”的电影?

2012年8月即在朋友面前消失的尔冬升,终于拿出了令人好奇的《我是路人甲》,影片将于今天下午上映,而之前的点映颇获好评,有笑有泪,有理想有迷茫,是部味道十足的“心灵鸡汤”,引得梁朝伟写了那篇堪称“满分作文”的影评《听见流星的声音》。

据说,现在的横店有条幅激励“横漂”们,“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遇到尔冬升了呢?”而事实上,尔冬升觉得自己同样是现实中的“路人甲”,这部影片拍摄过程的艰难曲折和他所目睹的众生的酸楚,让他思索了如戏一般的人生到底应该有一个怎样的结局,而他的答案是:“一定要轰轰烈烈,要心怀梦想,莫忘初衷。”

横店最初的印象并不美好

尔冬升对横店的印象最初并不美好,2005年他去横店找成龙谈《新宿事件》剧本,横店给他的第一印象很乱很热,湿热得难受,更让他受不了的是他怕看到里面的古装景。虽然尔冬升曾经是邵氏力捧的当红小生,但演员生涯却让他心生愤怒和焦虑,尔冬升并不喜欢自己在邵氏的岁月,感觉那十年,自己连一个棋子都算不上,只是道具,完全没有选择自由,上面说要拍什么要怎么拍就必须怎么拍,而且年轻演员都是固定的月薪,虽然很红,可是经济上并不富有,所以当他看到横店的古装景,立刻会联想到自己戴头套的日子,“看到头套我就害怕,成龙说带我参观秦皇宫,很大很壮观,但我极不想去。”

第二次去横店是2012年8月,尔冬升这次去,是为他惦记了多年的《三少爷的剑》,他去那里找徐克学拍3D,结果被一批年轻人触动了,这些人就是“横漂”,尔冬升说自己也算半个“北漂”,这种“漂”的状态对他来说非常新鲜,而“横漂”和“北漂”又不同,“这些‘横漂’最小的十几岁,来自于全国各地,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认识的最小的‘横漂’是17岁,去年我再去的时候,看到有十三四岁的女孩拍戏。我看到这些人这么年轻,来自全国各地,我非常好奇。”

尔冬升说自己如果不进电影圈,应该是个好记者,因为他喜欢搜集资料喜欢做调研,由此,他拍电影最擅长的也是写实题材,当年的《新宿事件》,他从九几年开始的内地移民潮入手,跟了十年的时间,认识了很多内地在日本留学、长居的学者,做了十年的资料才开始启动。

从横店回香港后,他找来了纪录片《音乐人生》的导演张经纬,“希望他协助我访问这些路人甲,我还找了另一个导演赵良骏,他教过学生。我叫他们来帮我看一看,可不可以从中发掘一些创作的方向。”于是他们一行9人又去了横店,搜集了200多个“横漂”的视频,文字超过100万字,他自己就见了两三百人,素材之多足够拍部60集的电视剧。

“横漂” 从来没有一个导演和他们说过话

这些“横漂”的故事打动了尔冬升,有两个男孩一见到尔冬升就哭了,“我当时吓一跳,他们告诉我,他们在横店这些日子,从来没有一个导演跟他们说过一句话。”

为什么会被打动?尔冬升说他的明星生活远非别人想的那么光鲜,“我当年离开邵氏的时候觉得自己完蛋了,看不到希望,我一分钱也没有,合约是预支的,我父亲虽说是制片主任,也是一个人养十几口人,我也不是富二代。我看到很多演员都没什么钱,经常苦兮兮地拍戏,我跟这些‘横漂’没差别,都是一路熬过来的。”

《我是路人甲》中的台词很励志,甚至很“鸡汤”,尔冬升说那些对白和情节不是创作出来的,都是真实的,外人或许会觉得这些话有些“矫情做作”,可是对这些“横漂”来说,这些是他们坚持下去的真正的动力。“成功学的书对他们影响很大,他们需要心灵鸡汤式的文字,影视圈里有吸毒,有潜规则,有出轨,但也有真诚,有温情,有理想,有梦想。”

例如,片中一位叫沈凯的演员,35岁,是剧组年纪最大的演员,“他说我来横店最多后悔两年,如果不来就会后悔一辈子;另一个叫王昭的男孩,我见到他时他19岁,从河南过来,身上只有270块钱;男主角万国鹏从牡丹江到横店,见到我的时候他身上只有10块钱,我说你不怕吗,他说不怕,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演戏,但能见到我,就觉得运气很好,后来他买彩票中了20块。还有一个叫覃培军的,今年才24岁,我当时问他们每个人,‘你觉得你能成功吗?’有一些人怀疑,有一些说不知道,有一些人说必须要成功,到了他的时候,他说:‘我已经成功了。’我很惊讶地问他为什么?原来的他人生就像电视剧,他四岁的时候母亲去世,七岁的时候父亲去世,十岁之前自己在山上捡草药卖到村子里还钱,十四五岁开始下矿挖煤。我问他辛不辛苦,他说不辛苦,是命苦。我说,‘你为什么说你已经成功了?’他说‘我过过那样的生活,现在能活在太阳下,就是已经成功了。’”

在测试路人甲能力的时候,尔冬升让一位名叫王殿超的人表演迷茫的状态,“他当时的表现让我们都非常惊讶,那种状态是很多专业演员演不出来的,结果我们正在感叹的时候,他突然跟我们说了一句话:‘导演,可以开始了吗?’原来他一直在想迷茫该怎么演。”

忧虑不想做改变别人命运的事情

据说现在横店有的条幅上激励“横漂”们,“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遇到尔冬升了呢?”尔冬升说恰恰相反,他当初在犹豫是否拍这部电影的另一个顾虑是,他不想做改变别人命运的事情。

与这些“横漂”聊天时,尔冬升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年轻要离家来到横店,“有一个人说‘我们都是被王宝强害的’。所以我跟我太太说,其实我真的怕拍完这个戏,令很多人又多了一些梦想和期盼,我更怕有些人将来会说,我就是被尔冬升害了。”

尔冬升说自己忧虑很多,他担心如果有人拍完这部电影后,又被打回到原来的位置,再做回群众演员时,他是否能面对周围人的眼光。他担心有人在看完这部电影后,心生梦想,再来到横店。种种顾虑让他在电影拍摄结束后只和“极个别”群演还保持着朋友式的联系,他甚至拒绝了片中一个男孩子参加电影的相关宣传活动,因为“我觉得他已经过于依赖我了”。

除了这部电影,尔冬升考虑还将推出一部纪录片,比较两者,尔冬升说电影有艺术创作,包装了美好的正能量,因为不能让观众看完电影感觉太痛苦太无望,而纪录片则是“横漂”生活的真实残酷写照,“你在从旁看这些人就可以,千万不要学他们,他们钻了牛角尖,他们不是梦想,他们是一个幻想。”

相比之下,尔冬升说自己更喜欢纪录片。

资金动用了自己的小金库


尽管被“横漂”的故事感动,但尔冬升并没有马上开始拍,因为他拍的是故事片,不是纪录片,“这些‘横漂’可能平时就是演丫鬟、宫女,有的可能有几句台词。我最初觉得他们是不行的。因为他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他们的受教育水平还差很远,有一些人说自己念过大学,其实就是大专,有些大学没毕业就出来了,还有一些是小学都没有毕业。我刚开始见到他们的时候觉得他们都是在做明星梦,是不可能成功的。”尔冬升的副导演也对他说,如果让这些路人甲做主演,电影会风险很大,“有一些‘横漂’不拍了跑掉了怎么办,女孩如果结婚了怎么办,怀孕怎么办,有一些人闹事怎么办,剧组害怕届时完全失控,大家都非常紧张。”

此外,让尔冬升犹豫的另一个问题就是“资金”,这样一个“全没星”的电影,有谁愿意投资拍摄呢?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做这个事时,2012年12月24日,尔冬升在横店茶餐厅跟这些“路人甲”一起过圣诞节,大家一起吃自助餐,有一些小孩连西餐都没有吃过,吃得非常开心。

看着这些人,尔冬升下定决心,“之前我拍过很多戏,找不到人投资的时候我就自己先投。《旺角黑夜》我找了第五家公司才拿到投资,《早熟》的时候我跟成龙说没有人投,我们两人一人一半,成龙当时就跟我说,千万不要用自己的钱投。决定拍《我是路人甲》时我打算自己投了,我就盘算了一下我的小金库有多少钱,我这个年纪,肯定有储备,平时生活上也花不了什么钱。听说我要用小金库,我太太的眼睛瞪得这么大。”

《我是路人甲》的预算高过了《窃听风云》第一集的预算,因为拍摄周期长达16个月,加上演员都是新人,要对他们进行培训,拍摄花费并不便宜。可是尔冬升并不愿意别人总问他投资、票房回报这些关于钱的事,“怎么不问我花了多少时间和心血,付出了多少精力?”

勇敢我都已经成功过了,我怕什么?

尔冬升不愿意改变别人的命运,而事实上,这部电影已经在暗暗地改变了他本人。

之前找不到想拍的题材,尔冬升甚至考虑如果电影上再没有突破的话,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工作,他喜欢潜水,认为在菲律宾开潜水度假村很便宜,甚至都曾和古天乐商量过要不要做。

在决定拍摄《我是路人甲》的前一晚,尔冬升说自己想了很多事情,“我以前很胆小,所以我玩潜水,玩赛车,我一直在训练自己的勇气。我没有孩子,但是我跟朋友说一定要培养小孩的勇敢,其实很多的害怕是自己想象出来的,不要想,要勇敢去做。我跟葛优说过,‘你怕坐飞机,这很无聊,你可以克服它的。’我赛车也是,在起步的时候,很紧张,但其实不用紧张,因为你想的事情不一定会发生。当别人不信你的时候,你应该更相信自己。”

尔冬升说自己一直在用当年《新不了情》的那句台词鼓励自己:“你只能说自己运气不好,但你不能怀疑自己的才华。”所以,“我为什么要怀疑我自己能不能拍这部电影呢?我看到那些小孩,他们有这样的勇气,走过几千里路来到横店,他们没有成功都不怕,我都已经成功过了,我怕什么?拍一部戏会死吗?”

一次跟好友施南生和岑建勋喝酒,大家提起以前的事都很感慨,尔冬升说:“我当时问了他们一个问题:我们拍了一辈子电影,人生就像电影一样,中间很紧张、刺激,到了结尾的时候,到底是音乐舒缓,海面平静,还是应该飞车爆炸,轰轰烈烈?想了几秒钟,大家相视而笑,我们想要的人生是怎样的,答案已经很清楚了,我们想要轰轰烈烈的结尾。”尔冬升说自己用了三年拍这部戏,“拍完之后我照镜子,发现自己的样子老了六岁,但我的心变得年轻了。因为它让我记起自己以前什么都没有的年轻时代,觉得人活着还是要心里有点热血才行。”

《我是路人甲》透过临时演员的视角看到一个小镇的变化,甚至可以说是当代中国年轻一代的缩影。尔冬升说:“在现实的生活中,其实我们都只是‘路人甲’,这个故事将会告诉我们:心怀梦想,莫忘初衷。”
浏览 (889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张嘉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标签:文化
更多

更多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
更多

更多
自定内容
更多
数据统计:
更多
 
自定内容
更多

汉中翼传媒网         汉中翼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陕ICP备:18002583号-1 电话:0916-2858738 传真:0916-8106668 

更多